超棒的都市小說 開局做出馬里奧全球玩瘋了討論-第十四章 從今天開始跟着我學

開局做出馬里奧全球玩瘋了
小說推薦開局做出馬里奧全球玩瘋了开局做出马里奥全球玩疯了
上头,真的太上头了。
沈斐然自己也不明白这个叫做《密教模拟器》的游戏怎么能这么上头。
明明它完全不符合设计游戏的所有定论。
刚开始的时候甚至连要做什么她都不知道。
怎么玩也不明白,甚至连个提示都没有。
哪怕她稍微玩明白了一点,也根本不知道怎么才算赢。
第一条命她就玩了十来分钟就GG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为什么要玩这个游戏折磨自己?”
沈斐然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
而她最大的怀疑是这么差的游戏竟然是夏炙做的?
Zombie Bat
从夏炙做游戏开始到现在,哪怕是他在别人喝咖啡那十几分钟做出来的《愤怒的小鸟》也比这个游戏强百倍吧。
“我还不信了!”最起码我也得玩明白这个游戏到底在说什么我再放弃。
抱着这样的想法,沈斐然开始了第二把。
可就在这个时候,《密教模拟器》竟然变得不一样了,开局并不是直接开始而是出现了三个不同的职业。
分别是警察、富家子弟和有志青年。
有志青年就是她第一次玩的角色,那么警察和富家子弟又有什么不一样吗?
这一次她选择了富家子弟开局,一开始还是两张卡,思维属性,和之前相比不过是多了点金钱罢了。
“就这样?用不同的职业减弱难度?这不是和常规做法一样吗?”
游戏,尤其是单机游戏,用不同的职业去削弱游戏难度是很常见的一种方案,也是大多数人都认可的一种方案。
如果做的再好一点,那就是有的职业是前期简单后期难,有的职业正好前期难后期简单。
当然能设计到这一步的已经是很优秀的游戏设计师了,最起码也是B级以上的存在。
“我懂了!”
沈斐然玩到这里恍然大悟。
夏炙这里用了一个反常规的设计。
今天开始恋爱吧
很多游戏都是由简单到复杂,也就是游戏设计行业常说的上手容易精通难。
但是夏炙这里却是上来把最难的直接给你,当你玩不下去的时候,再给出相对简单的职业。
“天才啊!这样第一轮的挫败感就会减少很多,最起码不会直接放弃了。”
沈斐然眼睛一亮,感觉这一刻她终于看明白了夏炙的想法,她已经不知道在心中赞叹过多少次夏炙是个天才了,可那小子每次都会给她不一样的惊喜。
她甚至诞生出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想法,她想要把夏炙的脑子打开看看那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难度降低了,那我应该就可以玩明白这个游戏了。”
她如此想着开始了第二局。
然而事实却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
不同了!
完全不同了!
剧情上和上一局的有志青年完全不同,这完全是开始了另一个人的人生!
李森森01 小說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根据职业不同,让整个游戏焕然一新?”
这是一种非常难的设计方式,那种最天才的设计师在设计职业的时候,会让你每选一个职业都对游戏有着不同的影响。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重新开了一个新游戏一样。
想做到这一点是非常难的,在S级游戏设计师里也只有少数人会这样设计,如果是A级游戏设计师能做到这点,那这个人绝对会被冠上超级天才的名头!
而夏炙可是一个连D级游戏设计师都不是的新人啊!
这一下对沈斐然来说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难不成这小子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A级游戏设计师也不放在眼里?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哪怕一个人再天才,做游戏也是需要日积月累的,没有沉淀没有千百次的试错,没有无数设计师的想法碰撞,你又怎么知道自己的想法一定是对的。
此时沈斐然呼吸都跟着紊乱了起来。
或许……夏炙的水平早已经和她们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直到这个时候沈斐然才真正抛开设计师的角度,而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玩家,不去想这款游戏的优缺点,而是真正的沉浸在游戏之中。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真正的开始玩懂了这款游戏。
《密教模拟器》真的没有新手提示吗,真的没有目的性,也没什么能串联上的故事吗?
不!
这些他全都有!
只是所有的提示所有的故事全部隐藏在了卡片中那片段的文字中。
它没有像是普通的游戏背景一样,一股脑的把设定和背景全部抛给你,也并非是线性叙述。
而是把这些彻底打碎,当你随着游戏进行,就能把这些只言片语给彻底串联起来。
如果沈斐然此时还是以设计师的角度去思考的话,她会当场吓傻,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游戏设计师这么做过,这是一个大胆又可怕的做法。
只不过现在她就是一个普通的玩家,所以她抛弃了一切想法,脑子里唯一想的就只有一件事。
再进行一回合她想看看还会发生什么!
所以这一玩就玩到了第二天夏炙睡醒,她整个人都还在沉迷其中,而且此时正处于关键时期,她刚刚解锁了梦境开始向飞升冲击。
夏炙也很无奈,我做个游戏是想让你感受一下,游戏的魅力并非是书本上介绍的那么简单。
怎么就把自己的老师变成了一个网瘾少女了,甚至连口饭都不肯给她做了。
行吧,反正自己穿越前天天加班吃盒饭,现在也无所谓了,干脆把昨晚的剩饭剩菜拿出来又热了一下。
坐在边上一边吃一边刷手机,看着各种游戏界的头条咨询,补充一些这个世界的常识。
也就是这个时候,沈斐然大喊一声。
“Nice!”
夏炙俯身看了过去,沈斐然的画面已经变成了蛾教飞升者,这代表着她真正的把这个游戏给通关了。
“游戏天赋真不错啊。”
夏炙感叹一声。
通常来说《密教模拟器》从玩到玩懂就需要二十几个小时,从玩懂到通关更是需要五十个小时左右。
而沈斐然从昨晚上到现在也不过用了十八个小时就通关了。
虽说她游戏设计行业的天赋很一般,但是这游戏天赋的确是不错。
当然夏炙知道,这得益于对方本来就对卡牌游戏感兴趣,又完全投入了进去,不放过卡片中叙述的任何一个线索,这才能这么快就通关。
“这算是好游戏吗?”
夏炙看沈斐然通关了才笑嘻嘻的问道。
“当然!这是我玩过的最好的卡牌类游戏,说实话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沈斐然满脸兴奋的回答着,夏炙这款游戏甚至让她找到了当初要成为卡牌类游戏设计师的初衷,这要是不算好游戏那其他的简直就是垃圾。
“你看它不符合你所说的任何一点,怎么就是好游戏了呢?”
这下沈斐然沉默了。
是啊,这密教模拟器完全没有她说的那几点,怎么就这么好玩又这么上头呢?
看对方不说话,这次夏炙也没再等她回答而是直接说道。
“你之前十几年学的东西,对我来说狗屁不是,要是真的想设计出一款好游戏,那也简单。”
“从今天开始,你跟着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