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邪神逆天》-第233章 胡了閲讀

邪神逆天
小說推薦邪神逆天邪神逆天
233
林烟皱眉,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这是叶燃为她炼制的傀儡身,却如她本尊无二,没有任何傀儡的痕迹。
洛无忧见林烟的神色,淡淡开口:“我并未放他进来,但他是青龙神朝右相,而你是青龙神朝的皇子,我们没有理由阻拦他见你。”
洛无忧的态度不冷不热,对林烟没有恶意,却也没什么好感。叶燃,林烟和云染这三人的关系,正常人都会觉得荒唐至极。
若非林烟是鬼医阎罗重视的人,洛无忧绝不会容忍她留在这里。
青龙神朝的右相尉迟古,虽然是文臣,却是一尊元神映天境的强者,拥有极其强悍的战力,洛无忧自然不会放他进来。
事关天门之匙,各方势力早已无所不用其极。
连棋神都被洛无忧挡在门外,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尉迟古了。
此时,面对洛无忧,林烟的心底满是愧疚。
因为她的缘故,才让玄武神朝皇室蒙羞,虽然真相迟早会公之于众,可是现在,玄武神朝皇室却被人戳脊梁骨。
林烟张了张嘴,刚要说话,洛无声就从另一边走了过来,笑道:“皇姐,这里交给我吧。”
洛无忧见状,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与这位‘断袖皇子’交流,而且,看林烟的神色,显然是不愿意见尉迟古的。
洛无声则是鬼医阎罗的徒弟,比洛无忧更适合来见林烟……只是刚才没找到人,就亲自跑来了。
洛无忧对林烟道:“既然如此,我便不打扰了。”
说话之间,她和洛无声示意了一下,当即离去……去教训洛元庵了。
这里没有下人护卫,自然没有人告诉她林烟住在哪里,所以洛元庵说三人住在一起,洛无忧还就真的信了。
待洛无忧离开,洛无声一步上前,抓住林烟的手,笑嘻嘻道:“见过师娘!”
林烟‘啊’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手,却想起这并不是真身,而是叶燃为她炼制的傀儡身,就任由洛无声抓着了。
然后,洛无声继续说道:“师娘放心,剑师兄已经去把尉迟古敲晕,丢进臭水沟了。”
林烟:“……”
所以,堂堂剑神,去敲人闷棍……
不过,林烟也松了一口气,她和尉迟古并没有交集。尉迟古在这个时候来见她,显然没安好心。
而对付这种未知的阴谋诡计,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这还是她从叶汐那里学来的。
叶潇霆父子曾给叶汐下套,引她出大乾学宫,结果岳龙渊刚见到叶汐,就被她拍晕过去。
现在,林烟不知道尉迟古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她在青龙神朝有自己的眼线,派人调查一下就是。
自己调查到的消息情报,可好过从敌人嘴里说出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霜寒和花醉从不远处的偏殿里走出,先是探头探脑张望一番,见只有林烟一人,便都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三个女徒弟一起将林烟的傀儡身簇拥在中间,拉进了那座偏殿里。
林烟的本尊已经缩进叶燃的怀里,准备睡了,但这时,她的脸蛋突然变得红扑扑的,有些招架不住那三个徒弟的热情。
这具傀儡身相当于分身,与本体的意识相连,受到本体控制,却又可以相互独立。
……
这一夜,并没有大事件发生。
各方势力也早已做好万全准备,将自家拥有起源之匙的武者完美的保护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被一剑敲晕,丢进水坑里的尉迟古又来了三次,结果依旧连门都没进来。
林烟盘着腿坐在床上,她的手里拿着传讯符玉,一脸古怪。
叶燃则跪坐在林烟的身后为她梳头,似是觉察到了什么,便好奇问道:“怎么了?”
林烟的眉梢微皱:“尉迟古来找我,竟是想要让我求鬼医前……嗯,求你出手救两个人,似乎是中了什么毒……”
十分敏锐的,林烟想到了两个人,可是那两人和尉迟古八竿子打不着一点关系。
叶燃怔了一下,他并未停下手上的动作,以精神沟通传讯符玉。
果然,一剑在他的传讯符玉中留下了许多信息,包括潜伏在万龙城中的那位帝蚩送来的消息。
阿 彩
“是孟铎和孟雪莹这对兄妹。”
叶燃也皱了皱眉:“尉迟古竟是万龙城的人,这枚钉子藏的可真够深的,都成了青龙神朝的右相了。”
“若非这一次他为了那对兄妹暴露了些许蛛丝马迹,还真查不出他的跟脚。”
“万龙城对那对兄妹很重视啊……”
調教
此时,他已经基本能确定,被叶凤眠镇压在龙脉中的帝临,便是出自万龙城,而且和应山世家也有一些关系。
孟铎和孟雪莹虽然算是帝临的徒孙,但没有理由值得万龙城这般冒险,启用隐藏的这么深的钉子。
还是说……这对兄妹的身份有问题?
一瞬间,叶燃的脑海电光石火,似乎想通了某些事情。
母亲……怎么会看上孟长钦的。
叶凤眠何等心智与手段,岂会看不出那是一个两面三刀,忘恩负义的小人?
被帝临算计了,才和孟长钦有了叶燃?
若是帝临真有那等本事,岂会被叶凤眠封印在龙脉之中。
当年的事情,必有其他隐情。
甚至……叶燃怀疑,现在的孟长钦并不是他的父亲,至少灵魂不是。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无论是帝临还是孟长钦,叶燃都不会放过。
林烟扬起脸看着叶燃,小声嘀咕道:“这样说来,是钓出他们背后的大鱼了?”
叶燃轻轻的将她的小脑袋扶正,然后继续梳理那柔顺的发丝,笑道:“对,钓出来了。”
叶燃留着这些小的不杀,任由着他们到处蹦跶,就是为了他们背后的人。
这对兄妹也没让叶燃失望,不仅引出万龙城,连潜伏在青龙神朝深处的尉迟古都给引了出来。
下一瞬,叶燃有些苦恼道:“可是,我暂时还没有办法斩断你和青龙神朝国运的联系……”
“所以,在此之前,我必须得帮你守着青龙神朝,不能让青龙神朝出现意外。”
尉迟古是万龙城埋在青龙神朝的暗子,甚至官拜右相,位极人臣,图谋绝对不小。
青龙神朝的国运和林烟绑在一起,短时间内会给她带来好处,比如磨灭了那个试图夺舍她的灵魂。
但这是一把双刃剑,也是一个束缚。
林烟叹了一口气,有些自责道:“我好像一直都在给你惹麻烦。”
叶燃将那柔顺的发丝挽成发髻,又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这算哪门子的麻烦。”
顿了顿,他便岔开话题,不给林烟胡思乱想的机会:“对了,昨晚她们三个拉着你的傀儡身去了哪里?”
林烟呆了呆,有些心虚道:“花醉教给我们一种叫做打麻将的游戏,现在还……咦?胡了。”
叶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