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江左辰-第五百一十八章 浩然正氣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苏宸中状元后,迅速被传开,金陵城内许多人都知晓了。
“江左苏郎,高中状元!”
“江左第一才子,名不虚传啊!”
“我押了三百贯钱,这下能大赚一笔了。”有人兴奋大叫。
由于苏宸的才名在外,所以不少人押他中状元。
但赌注这种事, 不是所有人都会押一个人,像其它才子,如洪州解元卢敬,信州解元崔东升、太学的贡生陈君集等人,也有人下注。
“靠,我押是洪州解元卢敬,完了!”
“我压得是金陵才子陈君集, 全部亏掉了。”
转生成为拥有工口外挂的邪神大人
这一幕, 金陵城内不同地方上演, 几家欢乐几家愁。
最高兴的莫过于苏府了,张灯结彩,不少朝廷权贵登门祝贺。
所有人都明白,这个苏宸,即将成为朝堂新贵,没有中状元之前,就已经炙手可热了,救过皇后、皇子的命,才名有如此大。
如今成为状元,未来肯定前途无量。
除了宋党的人没有登门祝贺,只派人送来物品外,孙党和新党的人都过来了。
韩熙载、徐铉、钟谟、高越、徐锴、张易等人,聚集在苏府,享受苏宸亲自下厨烧菜的待遇, 而且上等的五粮液拿出来,给这些当朝权贵享用。
“哈哈, 苏府的五粮液,可是佳酿啊,说是五十三度的浓香酒,比以前的清酒、黄酒的都香醇!”徐铉拍手叫好。
韩熙载笑着捋须:“是啊,徐贤弟也好这口。”
徐铉叹笑:“虽不如韩兄懂酒、嗜酒,但这五粮液,却是极好,值得一品。”
“苏宸,还等什么,快让下人上酒。”
几个喊话苏宸,后者也不得不吩咐下人,把这半年内,酿制有限的高度数蒸馏五粮液拿出来,款待几位朝廷大佬。
没办法,他还得混仕途,这些朝中大臣最低也是三品下,在朝廷能量巨大,门生遍布金陵,绝对是孙党的中坚力量。
“好嘞,这就上酒, 几位大人,今日苏府五粮液管够!”苏宸也是豁达之人, 并不在乎存酒佳酿,他有钱购粮,又掌握技术,可以不断制作出来,只要这些大臣们愿意喝,他也愿意抱这些大腿。
很快,佳酿被端上几坛子,杯来酒往,众人畅饮起来。
到了后面,一边饮酒,一边玩着酒令,甚至即兴作诗,全都是文人士大夫聚会司空见惯的事。
苏宸找机会溜走,他就不玩着酒令了,肯定不如这些老家伙,现场出丑,有损他身上“江左第一才子”的名讳了。
赶尸三生 小说
他留下了润州三才子谭明俊、朱尧、叶琛,陪同这些大人。
这三人都是在润州时候,就跟苏宸熟悉,经过苏宸的训练等,当初也在府试中考过,成为了举子。
春闱前来金陵城参加润州考试,竟然都列入了第三甲,虽然名次靠后,但三人也十分高兴,今日也来到苏府拜访,感激苏宸的指导和教诲。
苏宸趁机把三人介绍给韩熙载、徐铉等朝廷重臣,随便有人看中三人才华和品行,许一门婚事,或是收为弟子,都是他们的造化,有了靠山。
………
次日,苏宸入宫,与其它金榜题名的进士,一起面见南唐皇帝,李煜!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站齐,宦官读了最后的恩科榜单。
状元:苏宸。
榜眼:陈君集
探花:崔东升
呼声很高的洪州解元卢敬,在第二甲的第一位置,二甲有二十人。
第三甲有五十人,苏宸听到了谭明俊、朱尧、叶琛等熟悉的名字,
当然,最有荣光的还是苏宸,因为他的诗、词、文章,都堪称三绝,在南唐历代科举之中,从未出现过这等现象。
“苏宸,从今日起,你便是今科状元了,日后进入朝堂,当发挥才学,为国为民,多做一些有贡献之事。”李煜当着文武官员的面,特意提了一句苏宸,加强了重量。
“臣明白!”苏宸谦虚淡定,恭敬回复。
锦绣葵灿 小说
“谢恩吧。”李煜没有再多说什么,有些话,需要在御书房说,而不是在金銮殿上。
“谢主隆恩!”状元苏宸领诸进士拜谢皇恩。
接下来,新科进士们,被御赐游街。状元、榜眼、探花以及二甲三甲的进士,都可以参与,按名次排列位置。
苏宸理所当然排在第一位置,头戴金花乌纱帽,身穿大红袍,手捧钦点圣诏,脚跨金鞍红鬃马,前呼后拥。
出了宫门后,旗鼓开路,可谓气派非凡。
队伍浩浩荡荡,经过了繁闹的朱雀街道,两旁的白姓,临街酒楼上的宾客,都在看着新科进士队伍。
“第一位的就是苏宸啊,江左第一才子,长的玉树临风啊!”
“仪表堂堂,难怪能成为状元啊!”
“听说了没,苏状元在春闱中,写了诗、词、文三绝,都是可以流传后世的佳作,可以说是历代状元中,文采最高的一位。”
“哪怕苏以轩不中状元,才华也无人能及,那些话本、小说、诗文集,早就传遍九州诸国了,咱们江南的才子,谁能做到这一点?”
百姓议论纷纷,都是围绕着苏宸展开,顿时让榜眼、探花、其它进士,都黯然失色。
毫无疑问,苏宸才是最闪耀,如同明月高悬,其它繁星点缀一般。
苏宸坐在马背,感受到万千目光,还有那种爱慕眼神来自许多年轻女子、闺秀等,他内心也有一些激动。
不禁想到了唐代诗人孟郊的那首诗《登科后》,心中默默念着: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如此场面,他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感受带一股金陵气运加身一般。
不过,能量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苏宸接受了成千上万白姓的称颂、爱戴,仿佛接受了金陵之地文渊之气,福至心灵,整個人更加通透一般。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这一刻,苏宸似乎变得更加成熟了一些,没有完全的骄傲自大,而是心中增添了责任,自己要保住这一方江南百姓,心存一股浩然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