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幽冥古神笔趣-第三百三十章 難題鑒賞

幽冥古神
小說推薦幽冥古神幽冥古神
第三百三十章难题
黑道總裁霸道愛 小說
一位灵师就可以给众人带来震撼,更何况是上等大灵师,那种震撼力绝对是出人意料。
不过惊叹了一会,众人又都释然了,似乎他们忘记了,易鑫可是拥有玄境念力,如此天赋,成就一名灵师绰绰有余。
“好,很好,我易东辰的儿子果然有出息,炼元师巅峰,恐怕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超过为父了。”
易东辰声音很激动,没想到短短三年,易鑫能有这么高的成就,要是当初把他留在家族里,恐怕很难有现在的高度吧。
一旁,月娘欣慰的盯着易鑫,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坐在易鑫身旁,什么话也不说,就这样静静看着。
初见家人,易鑫没有说那些烦心事,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易鑫问得晕头转向,最后,易鑫不得已废了很长时间,将他这三年的经历说了出来,当然,那些他得罪的势力,以及他得到的底牌,全都隐瞒了下来。
倒不是易鑫信不过这些人,而是他不想让家人担心,他身怀那么多至宝,难免被人惦记,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家人怎么会不担心。
易鑫那些经历,和家人足足分享了半夜,等众人还回味在那惊心动魄时,易鑫笑嘻嘻偏过头,对着汪老说道,“恭喜你,汪爷爷。”
别看汪老看不出易鑫的修为,可是自己的修为却被易鑫看得一清二楚,有了凌老指点,他很轻松晋升为术师,说起来,这也是托了易鑫的福。
三年前,如果不是易鑫带着凌老回到家族,汪老就不可能见到冷凌,说起来这也算机缘巧合吧。
“哈哈,说起来,这还是你的功劳。”
汪老不加掩饰的笑着,能够成为术师,是他几十年的梦想,这份情他会记得,他会以保全易家族人来回报易鑫。
闻言,易鑫尴尬一笑,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汪老在易家最困难的时候,毅然决然站在了易家这一方,那些年更是为易家鞠躬尽瘁,所以帮助汪老,也就是帮助家族。
“对了父亲,最近是不是出现了很多强者?”
目光投向易东辰,易鑫脸庞上出现了一丝凝重,聊了大半夜,现在也该步入正题了。
闻言,易东辰收回笑脸,看着易鑫,说道,“嗯,这些人来自天明宗,只是说入驻这里,也没有破坏这里的平衡,起初镇上的人都很抗拒,可是他们一不仗势欺人,二不影响生活,久而久之就没人过问了。”
易鑫皱眉沉思,这陈伟果然说话算数,只要易森不停的为他们卖命,乌海镇就能够永远太平。
阿凝 小說
可是在易鑫的计划里,易森很快就会离开那里,到那时,易家就会生灵涂炭,一名四阶术师,足以踏平乌海镇。
“那名四阶术师表明过来意吗?”
易鑫双眼微眯,沉声问道。
易东辰轻笑一声,并未作答,以他的实力,暂时还无法探清术师的行踪。
一旁,汪老略作思考,然后沉声道,“没有,自从他们入驻乌海镇,就一直居住在镇中心,不过老夫能感受到,他的念力覆盖了三大家族,每一个出入的人,都会被他察觉到。”
汪老身为术师,能够察觉到一点也不为奇,不过他似乎遗漏了什么,继续说道,“不过,你的气息隐藏的很好,想必不会被他知晓,但如果你长时间呆在这里,难免会引起他的注意。”
结合种种迹象,汪老感觉这些人突然出现,应该和易鑫有关系,所以他还是出声提醒。
易鑫隐匿气息的手段,汪老不得不服,就连他都没有任何察觉,如果不是因为易鑫在门口产生了一丝情绪波动,可能连他都无法察觉。
汪老这话,易鑫也不否认,他这次回来并没有打算久留,时间紧迫,留给他的时间不多,所以他必须尽快解决这里的问题。
“这个我知道,今晚我就会离开。”
此话一出,几人又是一愣,旋即又都点点头,天明宗来意不明,让易鑫久留,实在是太危险了。
月娘不是不明事理得人,只是她盼儿心切,三年不见,这一见面就要分离,她怎么能忍受得了。
不知不觉,眼泪顺着月娘脸庞滑下,在那泪水中,满含心疼和思念。
“也好,天明宗这次来意不明,乌海镇随时会变成危险境地,你出去躲一躲也好。”
易东辰叹息一声,他虽然也很舍不得易鑫,可是为了儿子的安全,只能这样选择,听得易东辰所言,众人皆是点头,可是易鑫沉思半晌,最终还是说明了来意。
第三王子的光芒过于耀眼、无法直视!
“说实话,天明宗到这里来的确是因为我,而我回来也正是因为这件事。”
易鑫尽量把事情说得委婉一些,可是所有人都震惊了,天明宗,那可是芒天域实打实的顶尖势力,如果这些人是友还好说,要是敌人,那可就麻烦了。
“什么情况,他们是敌是友?”
汪老心中始终猜测天明宗的来意,易鑫的出现,让他把两者联系到了一起,如今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
面对养老的询问,易鑫无奈摊手,表面上更是显得无所谓,最后,在众人期待眼神的注视下,缓缓说道,“死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简单两个字,彻底让众人震惊了,易鑫这三年到底都做了什么,居然得罪了如此庞大的势力,而且还到了无法缓和的地步。
不过此时,没有人去责备易鑫,一个个看向他时,眼中皆是心疼,易鑫不是个鲁莽的孩子,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去招惹天明宗。
突然,几人回想起易鑫的经历,也许在四象之地以后,天明宗就开始和易鑫反目成仇了。
想来这也怪不得易鑫,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既然易鑫得到了宝物,哪有送人的道理,哪怕是天明宗,也休想仗势欺人。
半晌无语,汪老敲击着桌子,眼神凝重而又冷冽,嘴唇微动,问道,“死敌,那也就是说,你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了?”
闻言,易鑫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把天明宗的种种“罪行”说了出来,当然,他把易森的事隐藏起来,谎称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
分身这东西,如果是仙人凝聚出来,几人或许能接受,可以易鑫如果把易森说出来,也许这些人根本无法接受,所以现在告诉他们还为时尚早,等自己实力强了再说也不迟。
“天明宗简直是罪大恶极,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很显然,听了天明宗的罪行以后,易东辰很是气愤,无辜残害那么多修元者,为的只是一己私利。
本以为那样一个大宗派,会是一个让人敬仰的势力,可到头来,他们居然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
“只要我一直为他们工作,家族就不会有危险,所以我这次来,就是想让家族转移,以防天明宗下黑手。”
易鑫说出实情,这件事他不想隐瞒,也不应该隐瞒,只有没有了后顾之忧,自己才能放手去做。
几人听完,全都低下头来,归根结底,还是家族拖累了易鑫,如果不是这样,易鑫完全可以离开天明宗,他所顾忌的,就是怕家族遭到毒手。
又是一阵沉默,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易鑫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他有理想,有抱负,更有责任心。
易东明眼眶通红,他明白,如果不是有家族牵绊,易鑫大可以摆脱天明宗,所以说,是家族拖了易鑫后腿。
抬起头,易东明欣慰看着易鑫,说道,“好孩子,是家族连累了你,以我们这些人的天赋,根本不可能让易家崛起,只有你活着,易家才有希望。”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亢奋起来,的确,只要有易鑫在,易家一定可以崛起。
当然,这里所说的“你”,不单单是指易鑫,还包括易家年轻一辈,这些少年初露头角,将来一定可以大放异彩。
几人相视一眼,然后都点点头,就像达成了某种协议,最后,易东辰作为一家之主,宣布着命令。
“我们同意你的意见,你可以放心大胆做自己想做的事,家族不会连累你的。”
易鑫眨巴着大眼睛,似乎情节有点不对劲,按照常理,要不是因为自己,天明宗就不会威胁到家族,说起来是自己连累了家族。
可现在呢,倒成了家族拖累自己了,这怎么让易鑫心里过得去,摇了摇手,易鑫急忙解释道,“要不是我,天明宗怎么会威胁家族,是我连累大家才对。”
一时间,两方你推我挡,都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惹得一旁汪老,一阵摇头。
叹息一声,汪老知道他们都是想让对方少点心理负担,最后他只能阻止几人,说道,“一家人,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当务之急,就是怎么化解眼前的危机,易鑫不可能一直被困在天明宗,而易家更不能任由天明宗欺凌,所以依老夫看,还是转移族人吧。”
我的美女羣芳
被汪老一提醒,几人顿时笑了起来,可旋即又眉头紧锁,易家现在还不足以抗衡天明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乌海镇易家失去了,等日后他们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回来。
“我也赞同易鑫的意见,可是天明宗还有一名四阶术师,再者说了,我们又该转移到哪里?”
易东升虽然脾气火爆,可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倒是考虑的很周到。
几人达成共识,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在一名四阶术师的监控下,大批量转移族人,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有很多年轻一辈外出历练,可剩下的族人也不少,一旦被天明宗发现,天明宗可就不单单是监视那么简单了。
就算族人侥幸离开了,这些人又该去哪里,分散开不好管理,在一起又很容易被人发现。
有些事不面临还好,可是真到了那个地步,你就会发现,问题会一个跟着一个接踵而来。
幻夜的假面
这两个难题就像两个毒瘤,把几人难住了,一时间房间内哀叹声不断响起,要是这两个难题不能解决,家族转移就无法进行。